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什么样的芭蕾选手,才能赢得比赛评委欢心
发表时间:2018-08-03 12:05:38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62129

摘要:许冠武,许冠文,许冠杰演唱会,许德拉侬,浑源吧,浑身无力是怎么回事,婚育证明样本

原标题:什么样的芭蕾选手,才能赢得比赛评委欢心

8月3日-11日,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举行。
赛程共计6天,8月5日-6日复赛(3场),8月7日-8日半决赛(2场),8月9日-10日决赛(2场)。
来自16个国家的99位选手,将分少年组(15-18岁)和成年组(19-26岁)两个组别,以独舞或双人舞、自选现代舞作品,在复赛、半决赛和决赛进行角逐。
9位来自丹麦、中国、美国、南非、俄罗斯、韩国、英国的评委,将从技术功底、艺术表现力、舞台发挥等方面,综合评判每一位选手的素质。
什么样的芭蕾选手,才能赢得评委欢心?
澎湃新闻记者曾就此问题采访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欧建平,从专业人士的角度,解码芭蕾比赛的奥秘。现重发此文,以飨读者。

芭蕾比赛,评委打分有什么标准?国际上流行三样,技术、艺术、乐感。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技术。技术是清晰可见的,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尤其是芭蕾,一个呼吸不对,一个高度控制不好,都会影响整体动作,甚至导致事故。可谓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技术一旦完美,就连对芭蕾术语一无所知的老百姓,都明白它的精彩之处。而且,技术可以量化,有人转三圈,有人转四圈,别看只有一圈的差别,有些演员一辈子都跨不过去。
第二是艺术,也就是人的修养和气质。有些人的气场是天生的,有些人经过舞台磨练,可以后天培养。
第三是乐感。有些人跳舞踩不准音乐,老是差一点儿,跟音乐合不起来。乐感应该是可丁可卯,卡在点上才行。
我研究芭蕾30多年了,自己总结了四条理论。通常大家都认为,芭蕾跳条件,现代舞跳观念,我的芭蕾理论的前三句,全是条件。
第一条:三长一小一个高
身体条件有多重要呢?有个笑话说,一些国际芭蕾大赛,很多选手往舞台上一站,跳都不用跳,评委就打满分了。就是因为身体条件好。
三长一小,指的是长胳膊长腿长脖子,外加一个小脑袋。个子矮脑袋大很吃亏,为什么呢?重心不稳啊。三长一大也不行,演员身材高挑的话,头大也站不住。
一高,指高脚背,脚背高才能抠住地。芭蕾舞鞋顶有个小平头,演员脚背小,就抠不住地。所谓“先有实用,后有审美”,为什么脚下稳当很重要?因为你站得住,才能有雍容华贵之美,摇摇晃晃肯定不行。
第二条:20公分顶重要
腿要比躯干长出20公分,甚至更长。20公分什么概念?就是小学生用的直尺那么长,或成人食指、拇指伸开的间距这么长。
有个词叫气宇轩昂,只有腿长、重心高,人才有挺拔的感觉,就像气球,手一松,朝天空飞了,总有往上飘的感觉。尤其是女演员,高挑的往台上一站,怎么看怎么舒服。

第三条:开绷直立爹妈给
开绷直立,开当先。
条件好的演员站立时,脚都是五位站的站姿(小腿交叉站立,双脚并拢),都成习惯了。这样一站,演员的腿向外踢出去时,腿脚才能打开、准确、漂亮。
虽然看起来,演员是在练习脚的开,实际训练时,他的脚踝、膝、胯、胸、肩都要打开,自上而下地依次打开。尤其是肩膀。人们常说,普通人从脚先老,芭蕾演员则是从肩膀先老。演员一旦肩膀佝偻,无法挺直打开,就不好看了。
绷,指的是脚背要绷直。
一般跳大动作时,芭蕾演员会有足够的时间把脚背绷出来,可是小起小落离地面很低时,脚下就容易拖泥带水。
实际上,脚部动作无论大小,该绷起脚背儿时,都得绷出来。这是检验舞团全体舞者,从群舞到主演,脚下是否干净利索的“试金石”。
举个例子。与大开大合、大蹦大跳为特征的俄罗斯芭蕾演员相比,丹麦演员在脚背绷直这一块,做得非常好。他们不以跳高取胜,而是以脚部轻盈快捷的小击打著名。
直,指的是膝盖。
演员的腿绷直后,膝盖这里不能鼓出一大疙瘩。因为芭蕾舞演员穿的少,肌肉看得一清二楚。前五排观众其实是仰视演员的,他们的腿要给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感觉,不能突然中间冒出一大膝盖。
练得好的演员,中间都是一个线条,甚至膝盖能够凹进去。但有些人收都收不进去,这样的人肯定不适合跳芭蕾舞。学可以,吃这碗饭就不行了。
芭蕾舞演员的先天条件很重要,先天条件不好,即使学了也不长远。上海戏剧学院、北京舞蹈学院附中招生时,膝盖条件不符合,肯定通不过。面试老师一看骨骼发育,就知道这孩子合不合适。
立,指的是脊椎与地面垂直。
当然,人的脊椎存在自然的生理弯曲,不可能做到与地面绝对垂直,到腰部会略弯进去一些。但你也不能挺胸撅臀,一定要整体上与地面垂直。

第四条:轻高快稳师傅教
这个虽然不是讲条件,但跟前面是因果关系。你条件不好,不可能做到轻高快稳。
轻,轻盈飘逸,跳得高,爆发力好。跳得高,观众就鼓掌。你要爆发力好,才能跳得高,跳得轻。人的肌肉能力可以训练的,训练以后可以跳得更高。
快,一指脚下击打速度快。国际芭坛有一个纪录,俄罗斯舞者达马肖夫一次跃入空中,然后落到地面的过程中,两脚可以完成八次相互击打的动作。在空中击打这么多次,还不掉下来,这基本不属于人类,可谓“鸟类”。
试想,你要一次性完成八次击打,需要跳多高,击打频率有多快?而且,你既要速度快,也要垂直距离高,才能有时间完成击打。“舞蹈之神”尼金斯基,可以空中击打五次,其特征是大腿粗壮有力。
另一个快,指的是旋转速度快。最快的演员转圈,嗖嗖嗖一下转出去,一眨眼人没了,像旋风一样。
娜塔丽娅·杜金斯卡娅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转速极快的一位。她曾跟乌兰诺娃一起跳《天鹅湖》。乌兰诺娃“转功”就不好,当时她已经成腕,也不屑于再去转圈,加之她们那版《天鹅湖》强调抒情,技术并非主要看点,转圈的任务就交给黑天鹅了。
转圈是最容易炫技的。有人说,炫技的是二流演员,抒情的才是一流演员,可演员一炫技,就是有掌声。这跟体育竞技一样,有量化的标准,观众一眼就能看懂。
后来我发现,旋转快慢和生理有关系。每个人都有一个耳蜗平衡器,发达程度不同,其平衡效果也不同。转速极强的时候,人一使劲儿,很容易就栽在地上了。
最后是稳,稳才是集大成之美。
无论你转得多快,跳得多高,最后没收住,摔了倒了都不行。有的人是急刹车,高速旋转后突然一收,绷得落地;有的人则在最后几秒慢慢减速,最后绷得亮相。前者是真本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当然后者也不失为聪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