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商品创新高背后:资产配置属性凸显
发表时间:2018-08-07 03:36:49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68124

摘要:万能检讨书,万能计算器,万料堂论坛,万料堂,地球防卫军4.1,地球队长,地球到月球的距离

  商品市场化工、黑色板块中PTA、甲醇、焦炭等品种迭创阶段新高。分析人士认为,在人民币贬值以及原油价格震荡上涨的背景下,市场预期通胀抬升,大宗商品作为抗通胀品种,资产配置属性得到充分发挥。

  苹果、粳稻、早籼稻触及涨停,焦炭期货创历史新高,甲醇、PTA、锰硅、铁矿石等品种期货价格均表现强劲,触及阶段性高点。

  “黑色系创新高还是严格环保以及供给侧改革的结果,导致螺纹钢以及焦炭库存处在低位,市场消费需求尚可,价格自然震荡上涨。能化板块全面崛起,一方面受益于下游消费回升以及终端利润处在高位;另一方面原料成本端受到原油价格大幅上涨也是水涨船高。另外,今年股市弱势下跌,也导致部分股市资金配置大宗商品期货对冲风险,重点做多基本面好的品种。”东吴期货研究所所长姜兴春表示。

  “从最近大宗商品市场来看,部分品种要么创下近一两年新高,要么向2017年、2018年年初创下的高点逼近,尤其是煤炭和化工板块。”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认为,这其中有三个方面原因。

  一是环保问题。对于焦煤焦炭而言,2018年6月27日,国务院印发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使得环保成为常态化;煤炭方面,提出重点区域加大独立焦化企业淘汰力度,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实施“以钢定焦”,力争2020年炼焦产能与钢铁产能比达到0.4左右。京津冀及周边6省市(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国土面积虽然仅占全国7.2%,却生产了全国43%的钢铁、45%的焦炭。化工方面,基于煤炭化工行业整顿,部分煤制甲醇、煤制烯烃项目也会受到影响。

  二是去产能下化工品普遍低库存。化工品中不论是前期上涨的PTA还是近期上涨的甲醇、PP、PVC等都具有一个相同特点——低库存,库存偏低部分是装置检修,部分原因是环保问题。

  三是政策微调下的风险偏好回归行为。此前包括信用收缩下的资金成本抬升以及海外不确定性因素都打压了商品市场风险偏好,而7月中下旬国务院常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下半年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和货币政策更加灵活的定调,使得商品市场金融属性回归。

  方正证券化工团队表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进口能源化工品以人民币计价的价格大幅上涨,国内价格和进口价格之间的价差大幅缩窄,产生套利空间。

  进入8月份,随着旺季临近以及市场对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在库存低位的情况下,PTA、甲醇、PVC、乙二醇等价格都迎来一波上涨。方正证券化工团队表示,后期,PTA、甲醇、乙二醇因内外价差带来的上涨动力逐渐消失,主要矛盾将转移到对需求端的预期,上涨幅度将减缓。而PVC的内外价差仍保持在相对低位,仍有较强上涨动力。

  不过,A股化工板块却没有跟随商品市场大涨而有所表现。数据显示,8月以来,申万化工板块四个交易日全部收阴,累计跌幅达6.84%。

  “当前A股市场整体羸弱,投资者信心低落,市场交投低迷,情绪面因素成为市场的主导力量,因此化工板块不能独善其身。需静待投资逻辑从情绪面向基本面的回归。”某私募人士表示。

  方正证券分析师李永磊表示,对标的的选择要把握业绩不放松,要寻找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业绩仍将持续上行的公司。在需求增速下行的背景下,要确保业绩的可持续,研究的重点更多从价格增长转移到销量增长,从大宗商品转移到高技术含量的化工品上。未来,中国化工企业凭借技术创新和成本优势在国内甚至全球市占率逐渐提高的大逻辑没有变化。

  PPI端形成支撑,但原材料价格过快上涨,会抑制下游消费以及挤压终端利润,由于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存在一定压力,预计价格大幅上涨持续性存疑,因此对CPI以及通胀抬升影响有限。”姜兴春表示。

  局数据显示,7月全国制造业PMI为51.2%,较6月继续回落0.3个百分点,指向制造业景气有所转弱。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表示,上半年社融增速降至9.8%,预示下半年GDP名义增速将继续回落,而PMI分项指标也指向经济量缩价跌格局延续。下游需求继续分化,地产销售回落仍高,汽车营收增速放缓。工业生产趋缓,7月上中旬重点钢企粗钢产量增速稳定,而发电耗煤增速继续下滑。

  “7月钢价震荡上涨,煤价油价见顶回落,预测7月PPI环比下跌0.1%,7月PPI同比见顶回落至4.4%。”姜超认为,7月份以来,由于猪价见底反弹,钢价创出新高,不少人担心未来通胀上行风险。虽然不排除部分品种由于供给约束价格上涨,但只要去杠杆方向未变,那么下半年经济总需求将继续回落,从而制约整体通胀上行。

  程小勇指出,从未来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微调来看,由于缺乏加杠杆主体,企业已实现债务占GDP比重的拐头向下调整,不可能继续上拐;地方政府债务约束下的债务置换;居民部门总体杠杆不高,但分结构来看,中低收入阶层杠杆率过高,因此,从未来政策微调效果来看,只能改变短期风险偏好,对经济托底,无法形成新一轮加杠杆的运动。然而,在地产投资受限、信用收缩缓解的情况下,商品可能收益阶段性反弹,PPI可能阶段性回升,对通胀上行存在一定的传导压力,但鉴于经济增速处于一个平台上,劳动生产率也没有提升,需求端也不大可能存在超预期表现,通胀也不大可能加速上行。

(责任编辑:DF380)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