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解读 > 正文

二季度国际收支呈现“双顺差” 资本和金融账户重要性提升
发表时间:2018-08-07 06:41:33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68304

摘要:外汇牌价中国银行,外汇牌价 中国银行,外汇开户,外汇交易中心,稻香歌词,稻森丽奈,稲川なつめ

  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经常账户初算值为58亿美元,扭转了今年一季度的逆差,但整体上今年上半年仍然为逆差。外部经济因素也让市场关注经常账户未来走向,不少人士认为经常账户差额缩小是趋势。跨境资本则持续保持净流入趋势,二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182亿美元,直接投资净流入299亿美元。随着扩大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业内人士认为资本和金融账户作用或越来越重要。

  8月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初算值)显示,2018年二季度,我国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含二季度净误差与遗漏,下同)呈现双顺差,储备资产有所增加。

  分部门来看,今年二季度经常账户顺差58亿美元,虽然逆转了一季度的逆差状态,但仍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实现顺差182亿美元,保持跨境资本净流入趋势。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就2018年二季度及上半年国际收支状况答记者问中指出,二季度我国国际收支呈现经常账户与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双顺差局面,来华直接投资保持在较高规模,储备资产小幅增长。“值得指出的是,近几年我国经常账户收支已经进入平衡区间,小幅顺差或者小幅逆差都属于基本平衡。未来,我国经常账户差额有望总体保持在合理区间,国际收支仍将保持总体平衡。”外汇局新闻发言人表示。

进出口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般而言,出口企业下半年收款额普遍高于上半年,四季度是最大回款季。”

  此外,海外旅游增加是服务项目逆差的主要原因。发改委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出境游人次达到了7131万,同比增长15%。“海外代购兴起其实也是服务项目下逆差相比前几年大幅度增长的原因之一,而代购、出境旅游期间还可能夹杂一些资本外流因素。”一位股份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表示。

  “经常项目逆差不等于对外经济失衡。理论上讲,经常项目差额与GDP之比是评估一国对外经济平衡(即国际收支平衡)与否的重要指标,其差额与GDP之比都应该控制在合理范围以内。上半年,我国经常项目逆差与GDP之比为-0.4%,远低于±4%以内的国际警戒标准。”原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表示。

  市场上仍然有部分机构对经常账户逆差感到焦虑,主要是担心汇率贬值预期下,国内资本外流加剧,有可能影响国际收支总体平衡。对此,管涛表示,一是需要稳步推进汇率机制改革,用更为弹性的汇率来促进国际收支自主平衡;二是继续鼓励国际资本流入,弥补经常项目可能出现的逆差;三是有序拓宽对外投资渠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累计贸易顺差9013.2亿元,但其中中美贸易顺差则达到8520亿元,占全部贸易顺差的94.5%。

外汇储备或人民币汇率,资本和金融账户的作用将会越来越重要。

  “在中国减少投资限制,股市、债券纳入国际指标后,外资对于人民币资产存在配置需求,如增加购买中国债券等。”招商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谢亚轩表示,“下半年预计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还会有适当提升,叠加三四季度经常账户情况的改善,会对人民币汇率有进一步支撑作用。”

  中债登数据显示,6月份境外机构在中债托管的人民币债券余额为12958.57亿元,单月环比增持量高达870.85亿元,创下年内新高,仓位较去年同期增长61%。

  另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经常账户出现的逆差通过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实现了平衡,但海外投资者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同时也是中国对外负债的增加,与之对应的则是中国的国际投资净资产出现下滑。外汇局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中国对外净资产为1.57万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3300亿美元。

  “通过金融开放用负债的形式实现平衡只能在短期内缓解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问题,从长期来看还有很多需要调整。”对外经贸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表示,“一是适度加快金融业开放,二是谨慎对待资本账户开放,三是将人民币国际化手段调整为‘以金融的手段特别是对外投资的方式输出人民币,通过贸易或者金融的手段回流’。”

  此外,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近期发文表示,需要注意中国的全口径外债在快速增加。“外债从2016年底的1.42万亿美元快速上升到一季度末的1.84万亿美元,主要是企业债券融资上升。既反映出市场对于中资企业的追捧,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一旦市场出现对中国经济的担忧,这些债券也可能会面临投资者出逃、债券偿付出现困难的恶性循环。”周浩表示。

(责任编辑:DF387)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