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价格行情 > 正文

六只股票同步闪崩 刺破“隐形操纵”灰幕
发表时间:2018-08-07 09:37:18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68565

摘要:涂料求购,涂料论坛,涂料搅拌机,涂料厂,大众摄影,大众人才网,大众出租叫车电话
摘要 【六只股票同步闪崩 刺破“隐形操纵”灰幕】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六只股票在“同日、同时、同刻”出现整齐划一的跌停。记者调查后发现,“闪崩”是这些公司部分股东的配资账户被强制平仓所致。这背后又牵连出一条隐秘、异化的场外配资的灰色链条,并隐匿着股价操纵的违规行径。(上海证券报)

  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六只股票在“同日、同时、同刻”出现整齐划一的跌停。记者调查后发现,“闪崩”是这些公司部分股东的配资账户被强制平仓所致。这背后又牵连出一条隐秘、异化的场外配资的灰色链条,并隐匿着股价操纵的违规行径。

  令投资者嗟叹的“闪崩”时刻,牵连出场外配资的灰色链条,隐匿着股价操纵的违规行径。

  6月中下旬,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6只股票在“同日、同时、同刻”出现整齐划一的跌停。上证报记者调查后发现,“闪崩”是这些公司部分股东的配资账户被强制平仓所致。

  在进一步调查采访后,记者获悉这些配资账户的由来:江浙沪地区高净值人群(出资方)在高息诱惑下,与配资方签订借款、借账户的协议,配资方打入保证金操控出资方的账户,并通过两融绕标大量买入指定的非两融范围的中小盘股票。这期间,出资方无权买卖其账户中的股票。

  但在“闪崩”的极端行情下,原本各得其所的利益顷刻间瓦解——股价连续跌停,配资公司无力追加保证金,致使出资方的账户被券商或出资人自行强平。紧接着的剧情是,出资方依约向配资公司要求弥补损失,但后者因亏损惨重而无力承担,暴露出更多违规嫌疑与运作内幕。

  这是一条隐秘、异化的灰色配资链:原本的个人打保证金到配资方账户,变成了配资方打保证金到个人账户;原本的个人借配资方资金放杠杆交易股票,变成了配资方借个人资金放杠杆交易股票。

  这是一类新型的“隐形操纵”模式——借场外配资之名,行股价操纵之实。据记者调查,这些账户资金到位后即全仓买入相关公司股票,随后持股不动,实施“锁仓”操作。问题是,究竟为谁“锁仓”?

  “闪崩”后,出资方与配资方的矛盾升级。相关人士对记者透露,配资方是一个市值管理和股价运作的团队,是相关上市公司的马甲和代言人。“我们怎么会无缘无故借那么多钱买这些股票,我们自己没钱,保证金不是从我们账户付出来的,这个你可以去查;当时都谈好的(他们)要兜底,现在亏了钱不能找我们啊。”

  配资方所言是实是虚?出资方的利益有否保障?借款配资协议是否有法律效应?相关上市公司是否涉及违法违规?这些问题有待监管部门的查证与定性。

  在近期的大连电瓷、凤形股份等多个案例中,一条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出发、通过市值管理团队向民间资金进行场外配资、进而实现股价操纵的运作链条,已被较为完整地披露与还原。其背后,高压打击之下而屡禁不止、弊端丛生的场外配资市场,在法律、监管与实际需求之间博弈并生存,未来如何兴利除弊、纳入正轨,考验着制度建设的智慧。

  沪指击穿3000点关口,创出2016年6月份以来的最低点。沪深两市近千只个股跌停,个股盘中“闪崩”此起彼伏。

  若细加观测,部分个股“闪崩”时点的一致性,令人匪夷所思。

  例如,长城影视、华平股份、华铁股份、华鼎股份、银亿股份、春兴精工等股票的盘中跌停步调整齐划一——几乎都在当日14时23分左右瞬间跌停。以长城影视为例,14时23分突然出现一笔7.83元(跌停价)的6126手卖单,股价瞬间跌停,跟风卖单涌现,到收盘仍一字跌停。再如,华铁股份14时22分出现11295手以跌停价挂出的卖单,将股价瞬时打到跌停板。随后几日,上述股票几乎都出现了连续跌停的状况。

  盘面表明,有资金在出逃。市场推测的原因是,部分配资账户被券商或出资人自行强平。

  彼时,张红(化名)的股票账户满仓了前述股票中的4只,当天结结实实“吃”了一整个跌停板。

  虽是该账户的持有人,但张红的权限却是“只看不动”,因为张红是提供资金、账户给配资方的高净值人群,而账户是由配资方操控的。根据协议,张红出借1500万元资金,配资方向账户打入1000万元保证金,加上券商可提供的1:1融资,该账户实际可用资金最高为5000万元。几天后,该账户满仓买入了华铁股份等4只股票。

  张红没有想到,6月19日只是“闪崩”的起点,此后几天这4只股票连日跌停,张红多次催促配资方追加保证金以防账户爆仓,但对方最终未追加资金,张红依照协议进行了平仓处理。对账单显示,该账户合计亏损约2000万元,剩余3000万元中的2500万元归还券商两融资金,张红实际剩余500万元,亏损本金约1000万元。

  复盘可见,前述“闪崩”股票第一笔以跌停价挂出的卖单数量并不大,但由于这些股票平日交易不活跃,成交额较低,小量的卖单就可触发跌停,其他卖家跟风出逃,便会出现“踩踏”加剧恐慌心理,导致股价连续跌停。“几只股票同时出现‘闪崩’,很可能是有股东被券商强平或者主动出货,恐慌心理蔓延到配资账户,导致股东蜂拥出货。”市场人士分析。

  融资融券账户作为担保品,再在信用账户中买入一定数量的黄金ETF或H股ETF,然后将其转出至普通账户,再卖出黄金ETF/H股ETF,获得一定数额的资金。该资金用途不受限制,也难以监测,可买入任何股票。“两融绕标是利用了规则上的漏洞,目前监管在持续收紧,但仍有操作的空间。”券商人士说。

  以配资方身份出现的操盘团队,是否在为相关上市公司提供操纵股价的“服务”?甚或就是上市公司自己操纵自家的股票?

  采访中,阿明等出资人多少知晓配资平台的运作模式,他们将配资公司身后的操盘方称为盘方。“大家都很清楚,盘方愿意冒这么大风险借钱,背后往往是与标的股票背后的上市公司老板或相关方有兜底约定。”阿明反问记者:“没有人给兜底,你会借这么多钱去集中买这样的股票吗?”

  “这是行业内心照不宣的秘密,配资公司就是帮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做市值管理,进行股价操纵,赚息差或进行收益分成。”上海某配资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说,“配资公司出面签协议的都是办事人员,管理层有的就是自己操盘,有的背后雇佣操盘团队。基于规避监管的考虑,一般这种操盘团队办公地点都在境外,至少是海南,长期包下一家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利用数十个电脑及服务器,操盘A股上市公司股票。”

  回到眼前的案例,张红等出资人与配资公司交涉时,对方也释放了这样的信息。据多位投资人反映,配资公司业务员承认借款协议,但表示资金周转困难无钱支付,因为“上游”的上市公司相关方的兜底资金无法到账。

   (责任编辑:DF380)

分享到:

 

收藏